一边关门转让 一边火热建设

2017-09-18 16:42

宁波酒店业的寒冬来袭,2014年这一年,不少老牌高级饭店或关门或转让,让人顿生唏嘘。

然而钱江晚报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了,目前,宁波在运营的酒店经营惨淡,却又有一大波高星级酒店在建和拟建。其中,在建的五星级酒店数量,甚至不在目前挂牌五星的数量之下。

目前,宁波星级饭店共有160家,其中五星级20家,四星级27家。如果算上没有评星的酒店,宁波的高端酒店的数量还要在此之上。

然而,真正忧心的是,宁波还有一大波五星级酒店在建或拟建。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是,目前,宁波全大市按照五星级标准建设的饭店数量,甚至远比现有的五星级酒店数量要多。

“以前有40来家在建和拟建,现在因为形势不好,有部分项目暂停或暂缓,总的数量估计在30多家。”宁波饭店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因为行政中心东迁的缘故,在宁波,新建酒店数量最密集的,要数东部新城。目前,该区域内在运营的五星级标准酒店就有三家,都是2012年以后新开业的。在建和拟建的高端酒店数量,至少还有四家。而这块区域的面积,仅仅只有16平方公里。

其实,这些高端酒店本身,已经感觉到了压力。于是,一些早该开业的酒店,静悄悄地延迟了。

比如,在建中的宁波国大雷迪森广场酒店和宁波嘉裕酒店项目,按照最初的规划,早在2013年就该开业了。

位于宁波国际会展中心东边的宁波国大雷迪森广场酒店,目前正处在内部装修阶段。在酒店大堂里,有三四个工人正在铺设大理石地面。

“建设快慢就看酒店想不想了。如果赶着开业,都会选择包工,约定完工时间。但是现在是点工,做一天算一天。”一位工人说,他们发现酒店方面似乎并不太着急开业。

昨天,钱江晚报记者也联系了酒店方面一位工作人员,对方表示,目前开业时间还没有确定。至于为何延迟开业,都是由集团领导决定的。

而另一家原定2013年开业的宁波嘉裕酒店,来头更大:总投资约8亿元,由广州嘉裕集团投资兴建,是一家超五星级酒店。酒店由阿联酋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的设计者———英国阿特金斯建筑设计公司主创人员倾力打造,其外型到内型都是按世界顶级酒店标准进行设计。

记者看到,这家2009年开工的酒店,目前处在安装玻璃外墙阶段。

“酒店建设确实有延迟,现在预计至少要2016年以后才能开业了。”宁波市嘉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程部经理甘俊彦表示,酒店完工延迟,主要与施工难度,以及委托运营方的装修方案多次更改有关。

不过他也认为,在目前的环境下开业,确实不是最理想的时候。“可能到2016年以后,市场会有所回暖。”

“新开的酒店,因为需要一个市场培育期,而酒店的运营成本又很高,目前的环境下,对新建酒店来说,很可能面临开业就是巨亏的风险,所以还不如拖着不开业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虽然日子难过,但是宁波的酒店业也在积极寻求突破。他们开始向大众消费抛出了橄榄枝,希望借此填补份额。

“八项规定出台后,综合性会议和餐饮部分缩减很大,我们现在也在从餐饮方面进行突破。”宁波市中心一家老牌酒店的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,他们推出了最低价格仅需20元的商务套餐,面向酒店周边的写字楼开放,甚至还做起了外卖生意。

“以前酒店都是外地游客或者商务客人为主,现在本地消费者也成了我们争取的客户。”一家五星级酒店的经理表示,针对本地市民,他们推出了自助餐刷信用卡第二人免单的活动。

此外,他们还推出了客房与餐饮打包业务,价格比原先单客房的还要低,针对的就是家庭型的客户。

而五星级的华侨豪生酒店,则步子迈得有点大,开展了一场跨界营销。

近日,宁波首个旅游剧场《明秀大航海》在华侨豪生一楼的华珂剧场正式公演。这场结合了宁波地域特色的节目,由华侨豪生酒店和宁波华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作打造,希望把美国拉斯维加斯等地酒店与演出结合的模式搬到宁波。

“做这个演出,一方面可以带动我们自助餐和其他酒店消费,另一方面,也可以提升酒店特色。”宁波华侨豪生大酒店市场销售总监周瑾介绍说,在这种模式下,消费者在享用完酒店自助餐后,还可再享受一场视觉盛宴。

周瑾说,2013年酒店进行了重新装修,拆除了五六个包厢,腾出了2个宴会厅。“2014年,我们总的营业收入和2012年持平,其中婚宴收入增长了六七成,成为主要的增长点。”

宁波饭店业协会相关责任人表示,虽然八项规定以后,政务消费减少,但是散客、商务、旅游等客群依然在增长。此外,随着城市中产的兴起,市民化的酒店消费也成为新的市场增长点。

“以前宁波的酒店都是等客上门,现在是要开展主动营销。”他认为,目前酒店经营环境,可以说是酒店业的阵痛期,但并不全是坏事,可以倒逼酒店创新、转型,推出差异化的产品,把潜在市场开发出来。

昨天,宁波一位资深的酒店业研究人士告诉,宁波出现这么多在建酒店,和前几年酒店业发展环境好有关系,也与房地产开发热潮离不开关系。

“前几年的酒店建设,可以说是被房地产绑架的,并不全是市场行为。”他介绍说,宁波的很多高端酒店,往往是作为房地产的附属产品,在房产项目开发时,配套高端酒店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的做法。这背后,既有政府的有意引导,也有地产项目通过酒店资产进行资本运作的需求。

而这些酒店项目,大部分都是千篇一律的商务型酒店,不少还是高大上的国际连锁酒店。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全球十大酒店品牌中,已经有9家落户宁波。

“新业态不足,客源比较单一,是目前宁波酒店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。”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管理专业主任熊国铭表示,虽然宁波酒店这么多,但是在休闲度假酒店、精品酒店、特色客栈等新的酒店业态方面,却远远比不上杭州等地。因此,打造多元化的酒店格局,是宁波酒店业发展的一个方向。

一个明显的例子是,在高端酒店不景气的当下,宁波专门为经济型酒店评定的花级酒店,客房出租率却稳中有升。

“相比星级酒店的大而全,花级酒店主要突出酒店客房、餐饮等核心产品,这些酒店可能没有气派的大厅,没有游泳池,却有超高的性价比,酒店经营成本也较低。”熊国铭说,目前,宁波已经有将近70家花级酒店,这些酒店的入住率普遍能达到70%以上。

熊国铭认为,当前的环境下,酒店要学会在红海当中寻找蓝海。在营销上,除了商务客户以外,吸引市民和旅客等客户群体。同时,商务型酒店也要进行升级,如通过与文化结合添加酒店主题,提升酒店科技含量等,实现差异化竞争。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